ag体育皇冠滚球-

中国体育,不仅失去了一个领头羊。。

以下文章来源于游泳大本营 ,作者杨旺

孙杨的判罚终于来了。。

在不禁赛、禁赛2年、禁赛8年等诸多选项中(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起初希望对孙杨的禁赛期是2-8年,尽管对28岁的孙杨来说已经无关紧要),CAS拒绝了温和的方式,而是给出最猛烈的暴击:禁赛8年。

而围观这场官司的过程,从一年前的血检,外媒的步步紧逼,到游泳世界锦标赛上霍顿等人的站队闹剧,再到去年底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听证会的全球直播,最后是悬而未决的判罚延迟,谁是导致这场雪崩的雪花,大概已经呼之欲出。

孙杨还存在着理论上的翻盘可能,但人们更需要理解的是,在这场孙杨VS国际组织的较量中,孤军奋战的孙杨缺失了什么?

程序支持——在冲突发生之后,面对尿检官私自拍摄照片等违背职业操守,血检官和尿检官都不符合相关资质且汇报的情况下,没有专业团队给予孙杨以梳理,或者说正确的处理办法。从而忽略了对方真正存在程序上的瑕疵,

专业支持——应诉阶段,孙杨方未雨绸缪,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,但各方还是没能给他提供诸如情报、流程甚至西方法律的仲裁规则和习惯的准备工作。反而在对方充分而精良的准备下暴露出不专业的一面,包括瑞士律师准备不够充分、一直处于消极状态,临时找的翻译公司,取证过程的不顺畅等。其实何止是以训练为主的运动员,即使中国体育在面对国际诉讼都还处于空白地带。

危机处理——面对对方突然发起的舆论战,孙杨包括随后的系统奉行沉默是金的做法,致使孙杨的抹黑行为一再升级,最终导致很多关键的指控机会丧失,没有认清楚对方是在调动一切手段和资源,目的是捍卫自己的绝对权威。

一边是漏洞多多但无所不用其极的捍卫权威的国际组织,一边是缺乏强力支援,只身挑战于各种复杂的体育、社会甚至政治环境的孙杨,二者在力量上存在着天然的不对等。

而从更宏观的角度,随着中国体育世界化的融入过程中,其间一些规则,制度,应急事件处理,甚至包括文化属性上的障碍,则是无法克服的。比如国际体育组织在法律和市场上的话语权,权威性等。随着他们位置的日益巩固,他们被赋予的可以任何解释甚至更改规则的权益,他们可以挥金如土(详情请参考国际足联、国际田联的贪污案),可以服从政治需求(比如对俄罗斯的竞赛),可以显微镜去放大每一个被检测对象的问题,但任何挑战权威的企图,都不允许存在(即使在执行过程、程序出现了BUG)。

正如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的采访时直言不讳的说,我们或许存在着规则漏洞,但这个真正运转的体系,不能因为孙杨的挑战而废除。这个说法是不是有些眼熟?里约中国田径队女队接力被美国挤掉,也是美国直接举例有先例。而我们的申诉是应该判掉巴西。

是的,作为国际组织WADA和CAS来说,他们就是规则的制定者。按照之前孙杨方律师的观点,一切解释权在他们:

我可以无视仲裁规则时限——FINA(国际泳联)在2019年1月3日做出裁决,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《世界反兴奋剂条例》的行为,没有过错。直到2月份,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才针对孙杨和FINA向国际体育仲裁院CAS提交上诉陈述,4月份才提交上诉摘要,已经过了上诉有效期,而CAS竟然就接受了上诉,这是违反仲裁规则的。

我可以指定利益代理人——WADA方面的代理人瑞查德•杨是2019年2月刚从国际泳联纪律委员会跳槽过去的,与各方有利益冲突,在该案中直接担任WADA的代理人,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极易导致不公的裁决结果。

我可以操纵仲裁庭组成成员方面——在成员中,有人一直对运动员持有偏见,孙杨方曾就此提出过异议,其中之一后来主动辞职。但WADA选定的仍是一名长期对运动员持有偏见的仲裁员,其参与的多起案件均裁决运动员败诉,在本案中不能排除该名仲裁员基于个人偏见裁决案件的可能。

我可以选择性证据——CAS未审先决。孙杨一方最重要的证人之一是当天的一名检查人员,其愿意出庭说明事实经过,但仲裁庭没有予以重视,也没有允许证人出庭,就连其作出的证人证言也没有在CAS听证会上得以举证和质证,但CAS却允许WADA的证人(主血检官)任意选择在第三国出庭作证,任意选择视频方式作证,这是在对抗性程序中未尊重一方权利的充分体现。

我可以做伪证——孙杨按照相关规定配合兴奋剂检查,而主血检官2017年因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被孙杨投诉过,与孙杨有矛盾,这一次系恶意报复。此人在FINA举行的听证会上和CAS组织的证人出庭时,谎话连篇、相互矛盾,结果其证言还被仲裁庭采信,明显不符合证据规则。

我还可以在庭审活动中设置障碍——没有赋予孙杨一方平等和公平的话语权。孙杨方要求调查、要求证人出庭,都不被允许。此外,在CAS听证会上出现的翻译问题,虽然翻译公司是由孙杨瑞士律师帮助选定的,但翻译人员在CAS听证会上的表现不专业,在第一阶段就出现了明显的问题,在孙杨方提出质疑后,CAS没有及时采取恰当、有效的措施,而是放任翻译表达不清等问题在继续影响听证会的公平进行,直至下午才更换了翻译,但依然不顺畅。不仅如此,在孙杨方需要中译英、英译中等翻译过程的情况下,CAS却给予与英英对话的WADA同等的发言时长,变相剥夺了其发言权。这在仲裁程序中是不平等的表现。

看到了吧,尽管BUG多多,但因为具有话语权,国际组织大获全胜。这场和世界的PK中,中国体育不仅仅失在话语权,失在技术层面,失在司法实践,失在文化的差异和理解。

这也是中国体育必须付出的学费。

让我们心疼的是,而更多的孙杨们,将不得不战战兢兢的面临这样的局面。

体育,从来都不仅仅是体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